阜新“2.14”重大瓦斯爆炸事故

作者: | 来源:本站原创 | 点击数:98 | 更新时间:2016-06-13

2005年5月12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前一段时期发生的颇受世人关注的两起煤矿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辽宁阜新孙家湾海州立井“2·14”,陕西铜川陈家山煤矿“11·28”)的调查处理情况。 

  “2·14”事故是一起责任事故 

  2005年2月14日15时,辽宁省阜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孙家湾煤矿海州立井发生一起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14人死亡,30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968.9万元。 

  事故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极为重视,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黄菊副总理和华建敏国务委员作出了重要批示。华建敏国务委员率领有关部委负责同志组成的国务院工作组赶赴事故现场,指导抢险救灾、善后处理和事故调查工作。 

  监察部副部长陈昌智在通报这两起事故的新闻发布会上特别指出,“2·14”事故发生后,国务院不仅按照惯例成立了事故调查领导小组,还专门成立了事故责任处理领导小组,由监察部部长李至伦担任领导小组组长,这是根据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的指示和有关法律法规而设的,表明党中央、国务院对人民生命财产的重视,对严肃查处事故责任人的决心和力度。事故调查领导小组下设事故调查组,并聘请7名专家组成专家组协助事故调查。最高人民检察院也派员参与了事故调查工作。 

  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王显政在通报事故调查结果时说,经过专家组和事故调查组多次下井勘察,多方调查取证,对相关资料反复分析,认定了爆源,查明了事故原因,认定辽宁阜新孙家湾海州立井“2·14”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是一起责任事故。 

  事故直接原因是:冲击地压造成3316工作面风道外段大量瓦斯异常涌出,3316风道里段掘进工作面局部停风造成瓦斯积聚,致使回风流中瓦斯浓度达到爆炸界限;工人违章带电检修架子道距专用回风上山8米处临时配电点的照明信号综合保护装置,产生电火花引起瓦斯爆炸。 

  事故反映出煤矿四个管理层面都有问题 

  事故的间接原因,反映在四个层面,第一层面是海州立井在生产、安全和机电管理等方面存在较多管理上的问题:    

  海州立井改扩建工程及矿井生产技术管理混乱。超能力组织生产,造成采掘接替严重失调,331采区在无采区设计的情况下进行作业,采区没有专用回风巷,采区下山未贯穿整个采区,边生产边延伸;该矿擅自修改设计,增加在3315皮带道与3316风道之间的联络巷开口掘进3316风道,使3315综放工作面与3316风道掘进面没有形成独立的通风系统,违反《煤矿安全规程》的规定,这是造成灾害扩大的主要原因。 

  孙家湾煤矿海州立井“一通三防”、机电管理混乱。外包工队井下特殊工种长期违规无证上岗,违章带电检修电气设备。瓦斯监控系统维护、检修制度不落实,井下瓦斯传感器存在故障,地面瓦斯监控系统声音报警功能出现故障长达4个月,没有进行维修,致使事故当天不能发出声音报警。该起事故中产生火源的照明综合保护装置入井前未进行检验,致使假冒MA标志的机电设备下井运行。孙家湾煤矿海州立井劳动组织管理混乱,缺乏统一、有效的安全管理制度。在2003年7月1日至2004年3月31日期间,该矿在没有审查外包工队有关手续的情况下,两次与外包工队签订了劳务合同。2004年4月1日后,该矿在与外包工队没有续签合同的情况下,非法使用外包工队,且以包代管,对特殊工种不组织培训,无证违规作业;事故当班入井人数574人,井下多工种交叉作业现象严重。 

  孙家湾煤矿海州立井管理混乱,有章不循。该矿配备有自救器和便携瓦斯监测仪,但基本无人佩带;担任矿生产值班任务的安监科科长擅自离开工作岗位,直至发生事故才回到工作岗位;瓦斯监控值班室值班人员及有关负责人,在瓦斯监控系统报警后长达11分钟时间内,没有按规定实施停电撤人措施;防治冲击地压部门没有严格执行防治措施中的取屑次数规定,未能做好预测预报工作;孙家湾煤矿安监部门对海州立井管理中存在的重大安全隐患监督检查不力。 

  事故的间接原因反映在第二层面是,阜矿集团公司及孙家湾煤矿重生产、轻安全,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忽视安全生产管理。在孙家湾煤矿改扩建工程尚未竣工的情况下,2005年为该矿下达超能力生产计划,在该矿没有采区设计的情况下,对该采区的采煤工作面设计进行了审批,并对有关部门下达的限期整改等指令不及时进行组织落实。集团公司购买的照明信号综合保护装置因进货管理不严,未能发现是假冒伪劣产品。

  事故原因反映在第三层面是,辽宁省煤炭工业局未能正确履行工作职责。对阜矿集团公司的安全生产管理不力,对孙家湾煤矿海州立井改扩建工程疏于管理;对孙家湾煤矿海州立井2005年超能力组织生产监管不力;对阜矿集团公司存在的重大安全隐患,未有效组织检查整改。 

  事故原因反映在第四层面是,辽宁煤矿安全监察局辽西分局(原阜新办事处)在监察执法工作中,对孙家湾煤矿的安全监察不到位。对海州立井331采区无设计、没有采区专用回风巷、采区未形成完整的通风系统和该矿擅自修改设计增加3315皮带道与3316风道之间的联络巷、使之未形成独立的通风系统等事故隐患,督促整改不到位。 

  33名事故责任人受到处理 

  根据事故调查结果,事故调查领导小组和事故责任追究领导小组依照有关规定,对33名事故责任者提出了处理建议。按照单位划分:外包工队1人,孙家湾煤矿17人,阜新集团公司11人,辽宁省煤炭工业局2人,辽宁煤矿安监局原阜新办事处1人,省政府1人。按责任类别划分:已移交司法机关2人,建议移交司法机关2人,行政撤职13人,行政降级8人,行政记大过5人,留用查看一年1人,撤销党内职务1人,党内严重警告1人。按照职级划分:省级干部1人,厅局级干部5人,矿处级干部18人,科级干部7人,一般干部2人。

  据了解,国务院5月11日召开常务会议,同意事故调查领导小组和事故责任处理领导小组的建议,决定对孙家湾矿矿长宋加木等4人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对阜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梁金发给予行政撤职、撤销党内职务,按照程序免去其董事长职务;其余27人分别给予行政撤职、行政降级、行政记大过、党内严重警告、留用查看等党纪政纪处分;对负有领导责任的辽宁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刘国强同志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并责成辽宁省人民政府向国务院作出书面检查。 

  “11·28”矿难调查仍然十分困难 

  2005年5月12日,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王显政在新闻发布会上,还通报了陕西铜川陈家山煤矿“11·28”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调查情况。2004年11月28日,陕西省铜川矿务局陈家山煤矿发生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共有166人遇难,截至2005年4月5日已清理出并处理96具遇难者尸体。事故发生后,井下灾区后来曾接连发生四次爆炸。这使事故救援和事故调查取证变得十分困难。迄今已将近半年,仍不能下井进行调查取证,进行事故调查分析。由于井下瓦斯和有害气体严重超标,煤层着火,有关方面决定采取注水灭火措施。截至3月28日,累计注水44.3万立方米,井下灭火完成,从4月6日开始抽水。4月16日-17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抽调5名专家,配合地方政府到陈家山矿下井勘查,初步了解,井下415灾区仍有积水约35万方,而且瓦斯积聚量大,浓度高达90%。据此,专家组认为目前仍不具备下井调查的条件。 

  事故调查组通过前段现场初步勘查、谈话取证、查阅资料和专家分析,对事故原因有了一个初步的看法,但对引发瓦斯爆炸的火源仍有不同意见,须待下井到事故现场勘查后才能最终确认。 

  按照陕西省人民政府报送的抢险救灾方案,井下积水预计6月20日左右抽完,然后排放瓦斯,修复巷道。按此进度,事故调查工作大体要到7月中旬结束。  

Co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泸县总工会 技术支持:泸州纬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网站管理